郭人铭 赵建增
华威特(北京)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

    猪蓝耳病(PRRS)是由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(PRRSV)变异株引起的一种在我国流行比较广泛的猪传染病,其发病率和死亡率都高于其他一般传染性猪病。病毒除了造成对猪的直接伤害外,还对猪的免疫系统产生长期的免疫抑制作用,给猪场整体防疫带来一系列的问题。因此,蓝耳病是目前我国猪场的重大防疫课题。本文从当前中小猪场PRRS的临床表现、流行病学特点、发病危害、诊断要点和疫苗防控措施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概述。


    1、临床表现


    不论有无临床PRRS,母猪会因PRRSV感染而流产,公猪的生育力下降,仔猪和育肥猪会因PRRSV的感染及多种继发感染而发生高热、严重呼吸道疾病,甚至死亡。此外由于对免疫系统的抑制作用,猪群各种感染性疾病增多,常规预防和治疗的效果不佳。


   (1)母猪。主要表现为繁殖障碍,有时也会出现呼吸系统疾病症状。体温升高至39-41℃,食欲下降,不愿饮水,嗜睡,精神沉郁;少数母猪耳朵、乳头、外阴和腹部等处发绀,以耳尖最为常见;乏情或发情延迟,配种后返情(21-35d),分娩率下降(10-l5%);流产(1-6%)、早产或晚产(105-118d),产木乃伊胎(10-15%)、死胎(20-30%)、弱仔;母猪缺乳或呈乳房炎表现,咳嗽。


   (2)生长猪。断奶前仔猪爆发PRRS,多见嗜睡,厌食等精神沉郁;咳嗽、打喷嚏、呼吸困难或呼吸急促,有的呈腹式呼吸等呼吸系统症状;后躯麻痹,四肢共济失调等神经失调;后期可见两耳变色,出现暂时性紫蓝色,皮肤苍白或有小疤疹。断奶前感染仔猪的死亡率可达20-50%,断奶后生长肥育猪的死亡率在12%以上。感染猪经常出现继发性细菌或病毒感染或合并感染,表现的消化道、呼吸道或神经症状更为严重。


   (3)公猪。感染公猪多表现高热,厌食,嗜睡,精神沉郁及性欲降低。精子质量差,精液量少,随精液排毒时间较长(6-92d)。很多成年公猪感染后一般呈带毒状态,不一定表现临床症状。


   (4)其他 在临床症状不明显的情况下,如果仔猪各类感染性疾病频繁发生,如副猪嗜血杆菌病、链球菌病、腹泻、圆环病毒病等;接种猪瘟、伪狂犬甚至口蹄疫疫苗后的免疫应答不理想,都提示猪场有PRRS隐性存在。


    2、流行病学特点


    高致病性PRRS自2009年以来的流行规律有了新变化,目前我国猪场PRRSV感染阳性率达90%以上,大部分猪场呈隐形感染的亚临床状态,新疫区呈地方性流行,老疫区多为散发性。流行时间上无明显季节性,临床表现及症状多样化,多呈隐性过程或临床症状轻微。一方面因为病毒毒力自然弱化,另一方面多数猪场或受感染或接种疫苗而使猪群对PRRS有一定程度的抵抗。在这一形势下,需要注意几个变化。


   (1)PRRS的发生已无明显的季节关联性,不论哪个季节,只要猪群的抵抗力下降,临床发病就会增多。在散养户和部分养殖场,如果饲养管理(饲料霉变、饲养密度过大、通风不良)和卫生条件不好,免疫不到位(不及时防疫或达不到防疫效果)、发病率就明显升高。另外,气候潮湿、高温、寒冷、引进猪频繁等,也会增加本病发生率。


   (2)病猪、隐性感染猪可从鼻分泌物、粪尿等途径向外排放病毒,经空气、接触、胎盘和交配等多种途径传播给抵抗力弱的猪。所以,引种(包括遗传物质)、人员或器具的流动都可能造成PRRS传播。另外,由于病毒在感染猪体内至少可存留6个月(可不断地向体外排毒)。这决定了猪场的PRRS控制工作是长期和复杂的,通过单一因素改变(如只控制了引种或只重视消毒)或单一次的活动(如偶尔接种疫苗)无法达到有效控制PRRS的目的。


    3、病理变化


    PRRSV感染可累及猪的肺、淋巴结、心脏、肾、脾、消化道及皮肤。剖检可见淋巴结尤其是腹股沟浅淋巴结显著肿胀,切面湿润外翻、内脏淋巴结也明显肿胀;扁桃体充血、喉头点状出血;心脏变形,质地柔软,心包增厚,浑浊不透明,心包腔内含有污浊液体,并混有少量纤维蛋白;肺胸膜与肺脏发生粘连,肺脏变化为橡皮肺、花斑肺,也有的肺脏显著增宽,内有胶冻样物,气管、支气管内有多量的泡沫,腹腔中有大量液体,肾脏肿大,表面密布点状出血,切面皮质、髓质及肾孟严重出血,肾脏呈黄色、部分病例可见胃肠道出血、溃疡、坏死、膀胱内膜出血点,脾脏肿大,有出血性梗死。


    以上剖检变化多数发生在感染中后期,部分变化与合并感染有一定关系。猪场的诊断应多依靠实验室的早期检验,以便及时防疫。


    4、免疫抑制带来的问题


    因为PRRSV可以抑制宿主的免疫应答,导致宿主对其他病原的易感性增加,如圆环病毒2型、伪狂犬病毒、猪链球菌、大肠杆菌与副猪嗜血杆菌等。当出现合并感染时,PRRS及相应伴发病原的复制都会增强,导致更严重的临床症状。一旦形成混合感染将进一步加剧了PRRS的问题。


    由于PRRSV对免疫系统的抑制作用,感染康复猪对PRRS的免疫力并不强,属于相对免疫。它们在短期内可能再次成为感染猪,即循环感染。这一现象给控制PRRS带来难题。唯一的解决方案是提高猪只的免疫力。基于免疫力不足这一点制定防疫方案,如果猪群的PRSS比较活跃,对于新生仔猪越早接种疫苗,控制效果越好。所有的成年猪都需要免疫。


    5、诊断标准及方法


    根据此病的典型症状、流行特点等,可以做出初步诊断。荷兰学者提出了一种简易的PRRS诊断方法,包括三项指标:(1)同一猪场死胎超过20%;(2)流产或早产母猪超过80%;(3)断奶前仔猪有26%以上的死亡率。3项指标中有两项成立,就可判定为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疑似病例。鉴于我国目前猪群多数有PRRS史、生物安全措施不理想,及疫苗毒的扩散,实际上造成了PRRS广泛存在这一事实。为了提高防疫质量,除了上述标准外,建议如果猪群的猪瘟、伪狂犬及圆环病毒免疫力出现大面积缺陷,或者说当这些病毒带毒率上升、继发细菌感染增多时,应借助实验室检验来监控PRRS。


    实验室免疫学与分子生物学分析可帮助了解猪群的PRRS及防控效果。(1)利用ELISA检验血清中的PRRSV抗体。抗体阴性提示猪只处于易感状态,即免疫不充分。抗体水平过高时,需警惕野毒感染。(2)用RT-PCR等方法检测病毒。检测到病毒说明猪群受的感染,但一次检验阴性不能说明猪群无PRRS,除多次检验也能认定PRRS阴性。


    6、防控措施


    我国目前有多种商品化PRRS弱毒疫苗用于防疫,包括经典株和变异毒株的疫苗。这两类疫苗毒的非结构基因结构有差异,但抗原性没有明显不同。从1999年以来,国外科学家多次报道接种弱毒PRRS疫苗的母猪出现流产等繁殖障碍性疾病,并且有疫苗株毒力返强的现象。我国一些养殖场也在使用PRRS弱毒疫苗后出现猪瘟免疫失败、母猪生产成绩下降甚至爆发PRRS的情况。由PRRS疫苗产生的风险已成为许多防疫专家关注的问题。如果一种PRRS疫苗扩散病毒就可能形成人为感染并进一步影响的猪群免疫能力,从长远角度来看,其安全性就需要谨慎对待。
鉴于发生PRRS时猪只的免疫力已受到长期的损害,猪瘟、伪狂犬感染、继发细菌感染都不同程度增加,故(1)应及时调整所有的免疫方案以适应新的防疫形势;(2)应通过药物抑制细菌性疾病;(3)做功能性保健。主要目的是平息猪场的应激,为安全接种疫苗做好准备。


    7、小结


    猪蓝耳病属于免疫抑制性传染病,它的存在会导致多种继发感染、免疫失败、种猪繁殖障碍及仔猪大量死亡,是养猪生产中的首要问题。加强猪只的免疫力是控制PRRS的基础,但在使用疫苗时应关注疫苗本身的安全性。


    强化防疫管理可以减少PRRS对猪群的危害,包括(1)实施规范的免疫程序,加强基础免疫;(2)搞好环境卫生,加强消毒灭源;(3)慎重引进种猪,严格检疫。

2016年03月25日

蓝耳病:想说恨你不容易
猪瘟免疫与有效防控

上一篇

下一篇

中小猪场的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及防控要点

文章中心
Article center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
博聚网